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鄱湖文藝 >> 正文

[小說]管飯

我要評論  2019/7/2 9:07:12   瀏覽次數:
出于對奇石的共同愛好,老鐘和十幾個同好組成一個小圈子,相約每個雙休日聚會,交流一下揀石、玩石、賞石的心得。
  第一次聚會,大家都帶著自認為最好的藏品,相互展示品鑒,一時歡聲笑語,氣氛熱烈。參加聚會的十幾個人職業各異,也算得上三教九流,聚在一起卻都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。
  話題一多,不知不覺就說到晌午,老鐘興奮地大聲說:“中午我管飯,咱們去酒店喝一杯,慶賀大家找到了組織!”眾人立即鼓掌表示贊同,一行人來到酒店,訂了個大包間,邊吃邊聊,一頓飯吃得十分歡暢。老鐘是某機關的中層干部,管著一個不大不小的部門,報銷一頓飯錢還是沒問題的。
  第二次聚會,依然聊得投機。到了中午,大家都拿眼睛看老鐘。老鐘猶豫了一下,起身說:“走吧,我請客!”飯后結賬,連酒帶菜一千多塊,老鐘黑著臉付了賬。
  第三次聚會,臨近中午,眾人的目光依然落在老鐘身上。老鐘低著頭,默不作聲。一個人笑著說:“老鐘,你是干部,有權。”另一個人說:“是啊老鐘,有權不用,過期作廢哩!”
  老鐘張了張嘴,想說什么,但他一向愛面子,終于什么也沒說,起身揮手,“走吧,喝酒去!”
  散了席,老鐘走在后面,遠遠聽見前面一個人說:“這老鐘,還算夠意思!”另一個人說:“嘁,還不是用公款!”
  話音入耳,老鐘胃里一陣反酸,差點沒把剛喝的酒吐出來。要知道,老鐘的職位可容不得他無限制地報賬,后兩次聚餐他都是自掏腰包的。
  再聚會時,老鐘沒有參加。一開始大家都沒注意,到了飯點兒眾人用目光搜尋他時,才發現他不在。
  一個人說:“老鐘呢?”
  另一個人也說:“是呀,老鐘怎么沒來?”
  眾人談興未消,于是決定這次去酒店打平伙。飯后,每個人平攤了一百多元的飯費。眾人魚貫走出包間時,心中都對老鐘產生了些許怨氣,仿佛腰包里失去的這一百多元錢是被老鐘搶走了。
  一個人說:“這老鐘,真不夠意思!”
  另一個人說:“是啊,官不大,架子倒不小,拽什么拽!”(蓮花歲月

掃一掃,用手機看資訊!

用微信掃描還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戶名: 密碼: 匿名 QQ登錄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忘記密碼

注意:遵守《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,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,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。

驗證碼: 看不清楚,點此刷新! 查看評論
千斤顶或更好1手注册